商斗:第98章 戏耍牛头
  

    这里是黑水乡政府,往前走二百米就是派出所,尤老大难道会这么蠢吗?张明宇一下点破了。

    牛头却不这么想,如果尤老大是因为其他原因才放了自己,那么他的脸上也不会好看。尤老大,你如果还算个人,尽早杀了我。

    尤老大见牛头真的气急,便松了手坐回了椅子上,她优雅地拉开自己的包,拿出一个钱包递给了他。牛头一看,我的钱包什么时候到你的身上了?

    我就问你一句,你服不服?尤老大轻启朱唇,轻声说道。

    牛头脑袋一晃,我不服,随手偷了我的东西就想让我服?做梦。

    尤老大翻了翻眼睛,又从包里掏出一个手机来,这是不是你的?

    牛头看了一眼,吃惊不小,我去,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手机?

    想不想要?尤老大咯咯笑着问。

    要。牛头闷声说了一句。

    那你服不服?尤老大继续问道。

    服了。牛头将目光落到别处。尤老大轻哼了一声,将手机仍在他的怀里。

    牛头拿了手机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我服你个鬼,你就是个贼。

    尤老大呵呵一笑,老娘就是个贼。她说着,从包里又掏出一串钥匙。

    牛头一摸腰带,果然钥匙不见了。尤老大将钥匙一下扔出了屋子,钥匙在水泥地面上滑出了很远,尤老大一副不屑的表情,你他妈的爱服不服吧。

    不待牛头前去,张薇替他捡回了钥匙,张薇知道,这是他们江湖中人过招,自然不能让老牛自己去捡这个钥匙。

    牛头掐着腰问道,尤老大,你本来就是个贼,用这样的手段赢我,好像也没什么光彩的吧?虽然着了尤老大的道,可是牛头一点都不服气。

    尤老大翘起二郎腿儿,一副十分有兴致的模样,那好,我们两个就彻底的玩两把,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牛头眨了一下眼睛,你说比什么吧。

    尤老大的嘴角微微上翘,我说那就是我欺负你,你就先出题吧。

    看你是个娘们,我让着你。牛头还没说完,张薇拍了一下牛头的肩膀,往外指了指。牛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一颗大树,随即说道,不如我们就比上树怎么样?

    什么?尤老大以为听错了,她今天穿的衣服很考究的,没想懂啊牛头居然跟自己比上树,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怎么,你怕了吗?牛头叫嚣道。

    尤老大不怒反笑,老牛呀,你看看你出的什么破题,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比赛上树,老娘至少是个优雅的人,老娘这形象,这气质,你他妈怎么想的居然让我爬树。

    不敢爬树就算认输了。牛头丝毫不跟她客气。尤老大仔细观察了一下牛头,这厮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二百四十斤,让他上树,简直就是开玩笑,没想到这个大脑缺弦的家伙,居然出了这么一道题。

    行,我答应你。尤老大一口答应了下来。

    两个人迈步走到了院子中。张明宇看了这棵树,这棵树长得十分茂盛,想来越粗的树上起来越不容易。

    你先来吧。牛头摆出一副很有礼节的样子,对尤老大用了一个请的姿势。

    尤老大也不客气,来到树的前面,拍了拍树干。张明宇等人都不懂她到底在做什么。

    尤老大转身轻轻解开扣子,然后把外套脱掉。当她转身的那一刻,张明宇分明看到她鼓起的胸脯,他赶紧将目光看到别的地方。没想到尤老大居然奔着自己来了。

    尤老大将雪白的衣服递到张明宇的手中,你先帮我拿一下衣服吧,我的衣服可是很香的哦。

    张薇顿时觉得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她连忙抱着肩膀往后推了好几步。尤老大果然身手不凡。

    尤老大转过脸来对牛头说,傻牛,我会让你死得很惨。

    只见她双手如同鹰爪,她居然是双手抓住树皮,一点一点的往上爬。张明宇心中大骇,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她的对手,这种功法明显要比少林的大力鹰爪功威力还要强一些。

    果然,尤老大很快就爬上了树,只见她小心翼翼走到一颗树枝旁,向下一跳,借住树枝的弹力,尤老大毫发无伤地落了地。她来到张明宇的跟前,问道,我的衣服香不香呀?

    张明宇不知可否,因为张薇就在他身边,你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