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斗:第74章 陪领导私访
  

    她虽然从来没有想过张明宇能和她有什么未来,但是从昨天晚上,他们终归是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她不祈求得到什么,但是深深的依恋还是有的。

    张明宇进了屋之后,立刻搓着双手在炉火旁烤了半天,他感觉自己的双手被冻得僵硬,脸开始发烫。

    小张,喝杯水吧。刘白露给张明宇倒了一杯水。张明宇双手接过水之后,谢谢领。他的话到了嘴边之后又咽了下去,他看了看正在盛饭的阿婆。

    谢谢刘阿姨。张明宇说到。他不知道刘白露是不是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总之,自己喊她刘阿姨她应该不会生气。

    刘白露暗想,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很机灵,她虽然不在意在这位阿婆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但还是对张明宇生出了一声好感,由衷地说到,小伙子,不错。

    张明宇听到刘白露的夸赞,心里一激动,杯子里的水洒出了一点,烫了他的拇指。

    中午的饭很简单,饭桌上只摆了三碗小米粥,和一大盘红薯。

    张明宇看着小米粥里放了一些绿色的菜叶子,心想,难道刘白露也要吃这种东西吗?

    因为他的眼神一直盯着刘白露,她对他笑了一下,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

    刘白露不仅吃了一碗这样的饭,还吃了一块红薯。张明宇自从吃第一口的时候,就觉得这绿绿的菜叶有些苦,但是天太冷了,他不得不把这碗热饭吃下去暖身。

    锅里还有呢。刘白露笑着说。

    张明宇连忙举起两只手来,摆着手说,我不吃了,吃饱了。

    阿婆笑着对刘白露说,一看这个小伙子就是个金贵人,吃不了农村的粗茶淡饭的。刘白露只是笑着不说话。

    张明宇一阵汗颜,暗想,自己在刘白露的面前就是一个小**丝,根本上不大台面的,怎么敢在她的面前装金贵呢?

    阿婆的饭量很大,她一共吃了两碗饭和一块红薯。她的牙齿已经快要落光。张明宇心想,刘白露如果老了,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

    张明宇抢着洗了碗,心想,难道她还不想走吗?

    见刘白露脱了鞋子上了炕,张明宇的心理顿时潮起一阵失落,她俩的话还没说完呢。难道自己还要出去等?

    坐吧。刘白露对张明宇说。

    张明宇看了漫天的大雪,摇了摇头,我出去转一下。

    雪越下越大,张明宇担心如果雪一直这样下,他们两个恐怕今天难以回到桃县了。

    小÷说◎网 】,♂小÷说◎网 】

    张明宇才天鹅宾馆的楼下等了二十分钟,时间是六点四十五分。刘白露给他打来了电话。

    小张,你在哪呢?她轻声问道。

    我在楼下呢。张明宇立刻精神一震。

    我马上下去。刘表露说完就收了线。不出二分钟,一个女人从宾馆里走了出来,她上身穿了一件毛呢裙子,头上带了一顶鸭舌帽。等她走近了之后,张明宇才发现她居然是刘白露,他连忙下了车对她挥了挥手。

    小张,今天辛苦你了。刘白露说着对她微微一笑。

    为领导服务,这是我的荣幸。张明宇说着缓缓启动车,向黑水乡开去。

    因为刘白露在车上,张明宇的车开得很慢。刘白露似乎心事重重,她的目光看着往后倒退的树木,心绪万千。

    张明宇看了她一眼,不忍打扰她,也没有说话。

    车走了一半的路程,天空渐渐开始落了雪。张明宇顿时将注意力提高带了一百二十分。而刘白露被眼前的雪改变的情绪,她看着雪哗哗地下了一层又一层,把远远近近的景色都遮盖住了。

    人这一辈子又何尝不是这样,青春年少时的人们,对事物总是有着向往和追求,渐渐地随着时间推移,磨平了棱角,丧失了理想与斗志,最后统统被世俗的白雪遮盖住。

    这是上天对每个人一视同仁的态度。

    张明宇的车到了二道坎的时候,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多钟,张明宇直接把车停在了村东头,他下了车伸展了一下手脚。刘白露也下了车,她兀自往前走着。

    这个村子经过二十年的发展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影子。她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当她走到一个门前的时候,张明宇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这是李秋香的家,因为早已经没有了人居住,门上落了锁。张明宇心中一阵诧异,莫非她和李秋香家有什么渊源不成?

    她站在这个门前凝望了许久,好像是验证什么事情,她看了这座破旧的房子,从房顶到墙根的每一块砖,像是用眼睛抚摸着历史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