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斗:第81章 我不杀你
  

    你告诉我,你们两个没事儿,你现在该如何解释?他的声音低沉,眼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烟头。

    自从杀了陈有福之后,陈山良一直处于懊悔之中。他确实参与了那一起杀人案件,但是他不是主谋,甚至,他只是跟着去了,他什么都没有做。

    那天陈有福问道那起谋杀案的时候,他是有心想要隐瞒的,但是陈有福的态度激怒了他,两个人拍起了桌子。陈山良警告他,陈所长,你不要逼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陈有福笑呵呵地说,我逼你又怎么样?你犯了法就应该认罪,就你这样。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今天刚刚罚没来的一柄匕首,就算给你这柄匕首,你照样白给。

    陈有福太自负了,或许是经历过的犯罪分子太多的缘故,一个主动打电话报警的人,怎么可能敢拿刀伤人呢?他这么做不过是想击溃陈山良的心理防线,让他交代出那天的情况。况且陈有福的散打格斗在整个桃县都是数一数二的,面前这个连张明宇都打不过的小混混,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或许是因为这句话,彻底激怒陈山良,他恶向胆边生,冲过去拿起了桌子上的匕首。

    陈有福没想到他居然敢真的拿刀,挥手一拳打在了陈山良的脸上。陈山良吃痛一声,跌倒在地,匕首也被丢落在了一旁。陈有福按住他一连打了几拳后,陈山良觉得这个派出所所长故意给自己下套,为的就是要暴打自己一顿。

    陈山良极力反抗,可是越反抗遭到陈有福的暴打,慌乱中,陈山良的手抓住了丢在一旁的匕首。他举起匕首扎在了陈有福的后背。

    陈有福感觉到腰上一阵疼痛,连忙站起身来离得他远远的,他冷哼着说,你小子这辈子就别想出监狱了,两罪并罚至少判你个无期,你他妈居然敢袭警。

    听到这话以后,陈山良感到绝望了他向一个疯子一样冲过去,一顿乱扎,直到陈有福彻底躺在了地上才逃跑。

    我如果说,我们是今天才开始的,你信吗?张明宇问道。既然他早就进了家,为什么他没有杀了自己?

    既然在他睡熟的时候不想杀了自己,那么现在他也不会杀了自己。张明宇心想。

    你是来给薇薇姐过生日的吧?张明宇说着走了过去,并且坐在了陈山良的身边。张薇想抓住他,可是已经晚了。

    陈山良快速地从腰里抽出一把菜刀来抵在张明宇的脖子上,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张薇看到这一幕心中惊得亡魂大冒,不要杀他,都是我的错,是我勾引的他,你把他放了吧。

    陈山良没有理她,另一只手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来一支。张明宇拿起打火机给他点上。

    张薇的求情让他感到了绝望,没想到在张薇的心里,自己远远比不过眼前这个小男人。

    我们两个之前确实没有任何感情,如果有那也是误会。张明宇说着看了张薇一眼,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

    陈山良点点头,你小子够胆,我确实不想杀你,即使看到你们两个光着屁股睡在一起,我都没有想杀你的冲动。陈山良现在想的就是见张薇一面。他这话一出口,让张薇一脸的尴尬,谁都不想让自己的另一半捉奸在床。

    此刻的陈山良前所未有的理智,他已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了,即使杀了张明宇,张薇也永远不会再属于他了。

    我会帮你照顾好薇薇姐,你放心吧。张明宇自己也拿起桌子上的一根烟,点了一支。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否则,即使我死了,我依然有一千种报复你的手段。陈山良的眼神中尽是落寞。

    陈山良从脚边拿起一盒蛋糕来,我以为我是唯一一个给你过生日的人。他说这话的时候,张薇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

    我从来没有想着要背叛你,可是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陈山良一边说,一边解着蛋糕盒上的丝带,你一个星期就回来那么一天多的时间,而我半个月才能在家呆上那么两三天,有的时候我们两三个月都不能见上一面,喝多了酒会犯很多错误,这些你都理解吗?

    他像是在跟张薇解释,又像是喃喃自语。他爱她,但他又是个粗暴的人,以至于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他忍不住对她动了手,这是他最内疚的。

    陈山良将丝带扔到一边,那个女人,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不过是我排解生理需要的一个工具,这么说你理解吗?

    我理解。张薇跪坐在茶几前面,她哭声越来越大。好一会儿,等到她的哭声小了,陈山良才又说,后来运输的生意不好做了,每天让我最头痛的事情,就是怎么样才能搞到活,后来我就认识了他们。

    张明宇心想,陈山良到底认识了谁,让他居然让他无法自拔?他的目光看向张薇,发现张薇居然也是一脸懵,你究竟跟谁混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张薇激动地问道。

    我不告诉你,是不想连累你,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你不一定能够搬到他,反而惹祸上身。陈山良语气平淡地告诫她。

    那也不能够让他们逍遥法外。张薇说。

    陈山良将蜡烛插在蛋糕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帮我收尸吗?他看着张薇问道,问话的时候,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张薇。张明宇心中一寒,生怕张薇说出不和他心意的话来。

    你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张薇的内心快要崩溃了,他冒着生命危险越狱,居然只为了给自己过一个生日。他现在每说一个字就像在她的心口上戳上一刀。

    你应该给我收尸的,你至少还是我的妻子。陈山良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咀嚼着泪水。

    我会的,我是你的老婆,永远是你的老婆。

    陈山良摁了一下打火机,然后又熄灭了,他扭头对张明宇说道,你不准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