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斗:第119章 打表的出租司机
  

    张明宇两个人通了姓名之后,接待处的服务员对他们说,请到前台登记住宿。

    张明宇指着钱通通,我们两个登记到一间吧。搬完入住手续后,两个人拎着行李上了楼。

    钱通通打开房门,张明宇却发现丁振达正站在对面的房间里看着他们。

    有车就是不一样,比我们快多了。张明宇开玩笑道。丁振达也不介意,径直走了过来,省委党校的环境也是一般般嘛,跟我们龙阳市委党校差不多。

    龙阳市委党校去年新建成的,环境一流。丁振达没说比省委党校强很多,就已经很谦虚了。

    龙阳的经济确实是江南省最棒的。钱通通由衷的感叹道。三个人正聊天的时候,门外有个人说,咦,718房间的门为什么是开着的?

    丁振达听到有人喊自己的房间号,连忙出去一看,是一个个子瘦瘦小小的人,但是年纪一看要比张明宇他们大很多。

    你好,我是丁振达,咱们两个是一个房间。丁振达说着对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是年雄飞。小个子的男子微笑了一下。

    哎呦,您就是年雄飞呀。丁振达一脸惶恐地说着,伸出手来。钱通通一听是年雄飞连忙也站起生来,张明宇却一把抓住了他,年雄飞是谁?

    年雄飞是我们的偶像呀,他二十七岁被提拔成为正科级干部,三十一岁被提拔为副处级干部,据说后年的领导班子调整,他很有可能成为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现在是省委宣传部外宣一处的处长。钱通通一脸羡慕地说道。

    张明宇心想,正处级干部,那可是跟县委书记一个级别呢,这个小个子男人到底有什么能力?

    年雄飞看到钱通通和张明宇张这边张望,连忙跟他们挥手打招呼。钱通通立刻走上前去,跟他热情地握手寒暄,张明宇也跟着过去打了招呼。

    我先把行李放下。年雄飞指着地上的一个拉杆包说。丁振达早就帮他把行李搬进了自己的房间。

    年兄,这边坐一会儿吧?钱通通热情地说道。张明宇心想,这两个家伙真的把年鹏飞奉若神明了,一个个马屁拍的这叫一个利索。

    四个年轻人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张明宇和丁振达两个人也都还没有结婚,他们相互打趣儿又不失礼貌。

    年雄飞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咱们下去吃饭吧,晚上还有开班典礼,省委组织部部长杨铁同志亲自作讲话的,杨部长的讲话水平真是高,从来不看稿子,小道理大智慧,微言大义,一会儿听了之后就知道了。

    张明宇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高规格的培训班,只参加过县委组织的农村干部培训班,那种培训班的质量很差,上面领导开大会,下面村支书开小会,总之你听不清我讲什么,我也听不清你讲什么,整个乱成一锅粥,下了课之后几个人便窝在宿舍里抠着脚丫打扑克。

    钱通通看出来张明宇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培训班,指着前面边走边和丁振达聊天的年雄飞,悄悄对他说,年雄飞在整个江南省都非常出名,估计这一次他又会代表青年干部做讲话了,他就是明日的政治之星,很多人都想着跟他套近乎呢。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二天早起,张明宇很早的便被太阳给唤醒了,他在沙发上躺了很久,终于蹑手蹑脚地站起来,去下面买回来早点放在餐桌上。凌雅儿还在睡着。

    他轻轻走了过去,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凌雅儿迷迷糊糊地看到张明宇凑在自己面前,现在几点了?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如果你再晚起一会儿的话,应该就属于中午时间了。张明宇托着下巴对她说。

    哎呀。凌雅儿一下坐了起来,我还有好多的计划没有去做呢。

    张明宇呵呵一笑,你还是先起床吃饭吧,否则早点都要凉了。

    凌雅儿本来定的是今天上午带着他去逛街的,自从她准备考试以后就再也没有逛过街,考完试的这几天她又一直在休息,今天本来准备好了去血拼一番的,没想到起来之后已经到了这个时间。

    没事儿的,我下午可以晚一些再去,完成你所有的愿望。张明宇说着递给她一根油条,赶紧吃吧。

    直到下午四点钟,张明宇才拎着大包小包的回来,凌雅儿蹦跳着像一只欢快的小鸟。

    我得去党校报到了。张明宇说。

    凌雅儿把他送下楼,跟他吻别后。张明宇招了招手,一辆出租车停下。

    司机落下了车窗问道,去哪呀,兄弟。

    省委党校多少钱?张明宇问道。他并不知道江南省的省委党校在什么位置,所以他也不知道该去哪。

    上车打表,这个不能骗人。司机说着下了车,他打开后备箱对张明宇说,来兄弟,我把行李放进去。

    张明宇上了出租之后,心想,时代总是在进步的,以前上学的时候,打车从来不打表的,直接和司机商量价钱。打表之后可以杜绝司机漫天要价的现象发生。

    他看着江东市这几年的变化,突然觉得自己上了四年大学的省城变得如此陌生。车越开越远。张明宇不禁好奇地问道,省委党校的位置这么偏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