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斗:第196章 待客不周
  

    她这样的神情,让张明宇心中不免一动。他不敢在这里待下去了,太能勾人了,简直是摄人心魄。于是说道,我跟燕鸣是朋友,我先回去了嫂子。

    他并不想在这个家里多呆,因为张明宇想着回去看看牛头和马面两个人的情况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别着急走嘛,坐下聊一会儿。徐海花说着,向张明宇走了过来,第一次来家里,怎么也得坐一会吧,否则燕鸣醒来以后,一定会怪罪我待客不周的。

    张明宇看了一眼旁边睡得像个死人一样的燕鸣,心想,我跟你有什么好坐的?如果燕鸣清醒的话,他倒是乐意跟燕鸣进一步的交流一番。

    我跟燕鸣关系很好,不存在什么待客周不周的,我还是回去吧。张明宇说道。他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脚却没有走。

    徐海花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张明宇,她从来没有见过张明宇,心想这个操着一口普通话的小伙子,一看就不像本地人,声音洪亮,眉宇间散发着英气,让人见了为之心动。

    张明宇暗想,这个徐海花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连忙告辞道,我单位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得回单位了。

    原来你在单位上班呀?你在哪个单位?徐海花说着走到了张明宇的跟前,脸上露出一副春暖花开的笑容。

    张明宇心想,这个女人到底给燕鸣戴了多少绿帽子,居然当着酒醉的燕鸣来勾引自己。

    我在黑水乡政府。张明宇说道,我要回去了。他说完转身要走。徐海花听到张明宇居然是乡政府的领导,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别着急走啊,我这里有好茶,你要不要喝一口再走?她说着眼睛露出来柔情蜜意。

    张明宇暗想,如果自己再不走的话,恐怕就真的要被她得逞了,他的内心有些激动,对于漂亮的女人,男人有种与生俱来的向往。张明宇自然不能够例外,但是有一句话他还是在意的,就是朋友妻不可欺,无论自己怎么样,都不能对不起朋友,燕鸣能够算得上是他的朋友。

    回头我再来找燕鸣喝酒,我今天确实有事儿,着急回去呢。张明宇说着就推开徐海花的手,匆匆忙忙地走掉了。

    徐海花看着他的背影喊道,有时间一定过来玩呀。她觉的在乡政府上班的人,那就宛如比自己高人一等的人,需要自己仰视的。看他慌不择路的样子,徐海花暗想,这个小鲜肉自己一定得尝一尝。

    张明宇没有搭话,他走的很着急。他想让自己尽快忘掉徐海花的样子。

    他走到半路上正好遇到了黑三。黑三疑惑地问道,张乡长你这是干什么去了?黑三疑惑地问道。他看得出来张明宇走的很急,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张明宇明显看得出来,他已经喝酒了。我刚刚把燕鸣送回了家,他喝多了,我着急回乡政府,有点事儿。

    黑三的眼神顿时有了很多的内容,他居然也去过燕鸣的家了,难道徐海花这个小biao子居然跟张明宇有一腿?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们两个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呢?

    张明宇问道,你去干嘛?

    黑三呵呵一笑,我,我去,我干什么。他想编一个理由,或许是因为刚刚喝了酒的原因,居然一句话都说不明白。

    张明宇想笑,心说,你去干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还问我呢。张明宇对他点点头,赶紧去吧。既然黑三不想说,他也就是随口一问。

    黑三没走,反而抓住张明宇的胳膊问道,燕鸣今天又喝多了吗?他今天中午的时候,给燕鸣打过电话说吃饭的,没想到燕鸣没有去。原来他跟张明宇去吃饭了。

    黑三和张明宇之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熟络了?黑三感觉自己受到了张明宇的冷落,心中有些不爽。

    张明宇点点头,对啊,我们中午一起吃饭来着,这会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他暗想,这个黑三打听燕鸣喝没喝多干嘛。

    黑三欲言又止,随后对张明宇说道,那我先走了。

    张明宇越想觉得越是奇怪,他们黑三怎么表情怎么这么古怪呢?他看着黑三的背影暗想,这个小子不会去做什么缺德事儿吧?

    想到这里,好奇心占据了他的头脑,他决定跟着过去看看,这个黑三到底要去干嘛。他有一种怀疑,那就是黑三跟徐海花一定有是有私情的。

    黑三摇摇晃晃,很快就到了燕鸣的家。张明宇看到黑三进了燕鸣的家,心中一阵骇然。燕鸣喝醉了酒自然有他老婆照顾,黑三这小子一定不是去照顾燕鸣的,没想到他们大白天的就干这种事儿。

    随即,张明宇又觉得自己真可笑,说不准黑三去燕鸣家真的有其他的事情呢,自己的是想怎么变得这么肮脏了,这样不好,他告诫自己道。

    燕鸣家的墙很矮,也仅仅只有一米半的样子。张明宇觉得这很合理,因为燕鸣本来就是个小偷,他们家的墙根本没有必要修的那么高。一方面周围十里八村干盗窃这一行的人,都应该知道燕鸣的身份,自然不会去他们家偷东西。另一方面,燕鸣也不好惹,虽然带了一头有颜色的帽子。

    张明宇往里面看了看,房门关的死死的,忽然左边房间里的窗帘拉上了。张明宇的心顿时急剧地跳了起来。因为张明宇把燕鸣明明放到了他们家右边的卧室里。

    黑三很黑,黑的一塌糊涂,像是从非洲过来的人一样,徐海花很白,白的像是雪白的棉花,他们两个在一起,张明宇脑补了一下,顿时觉得一颗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想到这里又自嘲地笑了笑,他笑自己刚刚差一点被徐海花调戏了,现在又开始羡慕起黑三来了,自己真是贱骨头。

    只是他为燕鸣感到很不值,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让燕鸣碰上了呢?随后也想开了,一个biao子嫁给了一个小偷,两个全都不是什么好鸟,也算是天造地设了。

    突然听到一声很小的女人的惊呼声,张明宇知道自己的猜测得到了应验,笑了一下转身往回走。

    他好歹也是一个政府工作人员,自然不能够干听墙根的事情了,何况是在大白天呢。他背着双手往回慢慢悠悠地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