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和:第三十九章 你是我的妻子,我们是来度蜜月的
  

    见弋阳看她了,她就飞快的跑到大树下的秋千旁。

    荡得高高的,双脚脱离炙热的沙滩,在强烈的阳光中越飞越高。

    她笑得很开心,低喃的民谣在风中清晰动人。

    他们真是自由又自在。

    他们是没有国籍,没有现代文明,没有医疗和教育的民族。世界没有绝对的自由和权利。

    我们不讨论这些严肃的话题。

    寂和看着那些在奋力表演的孩,摸了摸自己的包。

    她出来的时候特地放了些糖果和饼干。

    可又觉得单纯的物质补给是不行的。

    一味的物质填充与自身条件不匹配,往后是会引起贪欲,生出怨怼的。

    寂和把伸进包里的手又拿了出来。

    她试图走进那些孩子,蹲下身子和他们平视。

    那些孩子明显是听不懂英文的。

    他们羞涩的想靠近寂和,却又不敢向前。

    阿寂,他们听不懂母语以外的语言。

    我想,我们今天只能从旁观看了。

    弋阳说完这两句话,也蹲下身子,摸了摸那个穿红色衣服女孩子的头。

    她的头发柔软枯黄。

    弋阳凑过去,在她耳旁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说完之后,那个女孩子喜笑颜开的,拥抱了弋阳。

    然后和她周边的伙伴叽叽喳喳的说了些什么。

    那些孩子们有了明显的变化,不像之前那么胆怯了。

    寂和突然开始好奇,弋阳对那个女孩说了什么。

    弋先生,你还会巴瑶语吗?你都说了些什么?

    弋阳直起身来,弯下腰看着寂和,笑得眉眼丰神俊朗。

    你想知道我说了什么?

    寂和知道,弋阳又要循着机会还不知怎么的调笑自己呢。

    她干脆不说话了,只和孩子们逗着乐。

    弋阳见状,只好说:

    我也没那么神通广大的,就是昨晚和向导学了几句巴瑶语,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我啊,和朋友说。

    我和她是朋友,是来陪她们玩的。

    至于你嘛弋阳笑着不再往下说了。

    你是我的妻子,我们是来度蜜月的。

    寂和直接忽略弋阳那句没说完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