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神风暴:第171章 寻找
  

    街上人流如潮,人人笑容满面。年轻人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地走在大街上。有的年轻人在说说笑笑,街上一直回荡着他们的笑声。老年人拄着拐杖,静静地坐在长椅子上,沐浴着那温暖的阳光

    再到菜市场这里,只见这儿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排排整整齐齐的蔬菜摊。各种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交织在一起,为菜市场增添了热闹的气息。

    马达龙那么多人的车队,路程又这么长,他们肯定会在半途进行物资补充。这菜市场必然就是他们来过得地方。所以在这个地方打听,获得他们信息的可能性很大。

    苏桓与阮三雄分开从两头向中间打听,苏桓一个一个的询问,这菜市场各个摊主似乎对于这件事情并不太清楚。

    而更多的摊主忙着做生意,表现的其实是不耐烦,这反而让人很尴尬。都快要到到中间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苏桓眉头紧皱,已经找了三座城了,却没有一丝的线索,这不禁让他感到越来越心虚。如果马达龙真的出事情了,还怎么交代呀。

    这位先生看你眉头紧锁,印堂发黑,最近必有劫难呀!周围都是买菜的,唯独这个位置,有一个算卦的摊位,旁边立着一个旗子,上面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大字。摊位上坐着的则是一个文绉绉的中年男子,有一种教书先生的感觉。

    苏桓转头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嘴角发出了冷笑。这种坑蒙拐骗的把戏,他是见得多了。所以也就不愿意搭理这种无聊的人,正准备离开。

    那摊位里的算命先生,急忙的奔出来,抓住苏桓的手说道:小兄弟慢走,我是看你是真的有难,好心提醒一下你,你就听一听吧。

    无聊,不想听。苏桓真的很不想搭理这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算命先生却突然之间松开了苏桓的手,站在一旁说道:那你就不想知道,你要找的人在什么地方了吗?

    算命的人都有一手察言观色的本事,苏桓在这条街上问了那么多菜摊的摊主。那么这个算命先生难道还看不出他的目的吗?

    所以,当这位算命先生,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还真就让苏桓不自觉的停下脚步。然后看着他,面色都改变了,问道:等等,你都知道一些什么吗?

    算命的微微一笑,说道:不是知道什么?而是看出什么来了。那么你要不要道我那里坐一坐呢?

    这一下子真就把苏桓给说动容了,他半信半疑的坐在挂摊前面,问道:敢问这位大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算命先生神秘的一笑,说道:好,请你把手给我伸过来。

    苏桓乖乖的把手给伸了过去,算命先生提起笔来,在他的手心当中写了一个人字。接着说:你找的可是这个东西?

    没错,这谁都能够看出来,我需要知道的是,我要找的人在哪里?苏桓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这个算命先生。

    这个家伙若是再说一句废话,苏桓就立刻起身离开。就在这时,那算命先生又在原来的人字上面,多加了一个口字,合起来就是一个囚字。

    你要找的人,就在国内,并且被囚了起来,这就是这个字的含义。算命先生神秘兮兮的一笑,就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算命的都喜欢这样故弄玄虚,说了等于白说。在这等于浪费时间,苏桓不耐烦了,站起身来就走。

    临走时,身后那算命先生,对着苏桓说道:你若有心,往前过两条街,真有缘的话,结果很快就会见分晓的。

    苏桓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这个算命先生虽然是胡言乱语。但是为什么总感觉他是知道一些什么似的呢?

    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苏桓走过去,欺身而上一双眼睛盯着对方。

    别,别,别,我真不知道。你要想知道我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过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就两条街的距离而已。算命先生表现的十分慌张。

    苏桓眯起了眼睛,不管这家伙说的是什么,既然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已经算是可以了。再问什么,其实也已经多余了。

    想了想,放开了面前的算命先生,苏桓转身离开。快速的到了对面,找到了阮三雄,先与对方汇合,然后一起前往那算命先生说的地方。

    苏桓离开后不久,那算命先生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忽然一个娇俏的小身影冒了出来。站在这家伙的身后。

    女孩的个头不高,一米六左右,一身红红火火的,她脚上穿着一双并蒂莲的绣花鞋,身穿一件朱红色的暗花短裙,腰间系着蝴蝶结子的腰带,上面挂着如意苏绣的香囊。

    身上披着一件细腰宽袖的圆领,朱红牡丹绣的上衣,肤如凝脂的手上各自带着九转玲珑的手镯,标准的娃娃脸,有些婴儿肥的感觉,很可爱。碧眼盈波的眼睛,点翠镏金的耳坠,直达腰际的黑色光洁长发,在脑后挽成长长的马尾状。

    算命先生转过身,迎面碰上了这个小女孩,顿时吓了一跳,然后拍了拍胸脯说道:唉呀妈呀!雌狼,你是狼,不是猫,怎么走路没有动静呢?

    我们可是禁军的教头,以我们的本事,走路还发出动静,那还了得?雌狼的眼神带着逼视的目光看着算命先生,说道:金皇榜,你刚才在干什么?孤城大将军,让我们来是抓大梁山匪寇的,不是让你来这里,坑蒙拐骗的。

    那算命先生的真实名字,原来是叫做金皇榜。

    我当然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我刚才就是在找目标。我忽悠的那个人很可疑,弄不好跟大梁山就有关系。金皇榜低声细语的说道。

    雌狼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是太相信,说道: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在做梦?一个普通人,能跟大梁山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