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萧潆传:第五十二章 崔浩自饮毒酒
  

    本座想让你明白,现在的你,是被众人抛弃的你,包括你自己。段尘的声音一字一句撞击着崔浩的神经。

    什么?崔浩一愣。

    北朔王弃你,是对你疑心。朝廷弃你,是你背主忘恩。至于你自己弃了自己本座本给了你施展抱负的机会,你却将政务处理的一塌糊涂,自命不凡却不过是空腹高心。段尘紧盯着崔浩,看到他脸色愈来愈难看。

    你怨朝廷不赏识你,怨北朔王不信任你,可彻头彻尾你才是自己口中的小人。志向难平你想的不是尽心为国,却是另寻他主,意图谋反。你和北朔王所谓的知己好友,不过是互相利用,他利用你获取朝堂讯息,你利用他实现自己的野心。段尘起身,面色阴沉。

    崔浩不敢再听,段尘的话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一种被人**裸撕掉表皮的屈辱感深深刺激着他,他仿佛被一双手狠狠撕开结痂的伤口,淌出里面粘腻的脓血。

    段尘摇头轻笑一声,神情透着嘲讽。

    闭嘴就闭嘴,反正该说的都说完了。

    崔浩内心好像有什么正在轰然倒塌,沉默半晌,他抬起头颤声道:既然窥星阁都知晓,何不直接将此事报给太后,不正好除掉我和王爷。

    段尘冷笑一声,看向狱卒。

    狱卒颔首,将托盘恭敬放于崔浩不远处。而托盘上赫然摆着毒酒与认罪书。

    段尘缓缓走出牢房,声色冷然。

    人尽其用,未到弃时。

    杜仪风抬头看着高高悬挂的牌匾,面色凝重。

    王爷,您当真要见崔浩?这个时候还是该避嫌啊。夜栖有些犹豫地看了眼杜仪风。

    杜仪风不语,微眯双眸,终还是缓缓踏入监狱。

    他袖中揣着暗牢狱卒送来的信,信上明白写着崔浩求见自己。杜仪风纵心中千般怀疑,仍是忍不住来赴约,他想亲眼来看看这位多年的好友。

    此时的崔浩头痛欲裂,双手紧抓着头,指甲嵌入皮肉中。

    他垂头瞪着双眼,脸上满是信念崩塌后的绝望,只是眼中好像还期冀着什么,就像抓着救命的稻草一般,透着最后的一丝光亮。

    杜仪风来到牢房,看到崔浩的狼狈先是一怔,顿了顿轻轻开口。

    崔浩,许久不见。

    崔浩闻声一愣,视线顺着蓝白色的衣摆向上缓缓移动着,声音由于不敢置信而带着颤抖。

    休得无礼!夜栖呵斥道。

    杜仪风摆手斥退夜栖,深深凝视着崔浩。

    哈哈哈哈是,是崔浩冒犯。王爷怎来了?王爷不该来的。崔浩自嘲般笑着,语气透着无力。

    为何要背叛本王。杜仪风缓缓走向崔浩。

    什么?崔浩一怔,旋即大笑,自王爷被贬北朔,臣与王爷十五年未见,王爷第一句话竟是质问?

    他知道杜仪风怀疑他。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杜仪风岂止是怀疑,根本就是确信自己背叛了他。

    自己的真心与挣扎到头来就是一个笑话!

    杜仪风顿了顿,闭眼似是尽力平复情绪:事实就摆在眼前,你要本王如何信你

    崔浩怒极反笑,扶着墙缓缓站起:王爷都认定了,任我说什么都是徒劳。没想到二十年代交情竟抵不过别人的挑拨与王爷的疑心!我崔浩就算不是正人君子,对王爷也是问心无愧!没曾想到竟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真是讽刺

    杜仪风眸中尽是失望,轻声道:高晋让位于你,你本可以拒绝,可你却仍喜不自胜地接受了不是吗?那职位一向被窥星阁所控,凭什么要给你,难道你以为本王傻吗还有段尘的玉佩,你送来的是被掉包过的假玉佩,我问你,段尘怎可能未卜先知事先调换!

    呵崔浩摇着头,背过身去,王爷若是真把我当挚友,便不会自私地将我禁锢。在王爷心中,我崔浩不过是一个棋子,只有我不得志,王爷才能利用我!利用我对朝廷的不满而为王爷服务!

    杜仪风深呼一口气,转身走向门口:话尽于此,你我不必再说,道不同怎相为谋

    王爷。夜栖看向崔浩,手扶上佩剑,低声道,他可知道不少咱们的计划,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