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254车祸
  

    在她的批挥和带领下,十几个男女伤员很快就从车里面井然有序地抢救到了安全的隔离带,而对面也有人停车过来开始帮忙。

    骆天,你来接手指挥,我去救人。慕容纤纤抓住从旁边经过的骆天,吩咐一声之后就向伤员跑过去。

    救人?我凭什么听你的?骆天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慕容纤纤根本没有给他机会,直接奔伤员去了。

    中医也有外伤抢救,一些轻伤的止血在相关穴位上按摩几下就完事,骨折的更是简单,慕容纤纤的手法让那些伤员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她在每个伤员的手上都留了便笺,将初步的诊断结果和处置方式都留了下来。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麻烦你看看我老婆,她吐血不止啊!一个中年男人急得都快哭了。

    别急!你还是不是男人,掉什么眼泪。

    慕容纤纤最看不得男人掉眼泪,安抚了一下旁边的几个轻伤员之后,跟着那个男人来到一个重伤妇女跟前,那名妇女躺在地上,头底下垫着一件衣服,正一口口的咳血,看情形是有些不太好,旁边一个十余岁的男孩正不知所措地跪在她的身旁。

    慕容纤纤伸手把脉,脸色虽然没有变化,心里却一阵悸动这个妇女内脏受伤严重,按照常规的治疗方法,恐怕已经没有生理,但现在看看旁边一脸焦急的男人和小孩,再看看那个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厄运,正满脸不舍的看着丈夫的妇女,她叹了口气:找几个人过来挡着、

    挡着干什么?男人傻傻的问。

    救你老婆。

    慕容纤纤瞪了他一眼,需要解开她的衣服,你想让所有人看到吗?

    不、不,我是,她得全脱吗?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同志,不要费事了,我知道咳我不行了中年妇女显然不再做求生的努力了。

    废话!在我眼前,你就算想死也不行!慕容纤纤毫不气地道,她瞪了那男人一眼:你是怎么回事?不想她活了是不是?

    我马上找人,马上找人。男人像受到惊吓的兔子似的跳了起来。去招呼人。

    人群现在镇定多了,立即有十多个人过来帮忙,慕容纤纤着她们面朝外站好,先给伤者嗅了一口鸡鸣五鼓返魂香。等她昏睡过去之后立即煞有介事的解开她的衣服,然后释放了一个‘回春术’,一蓬鸀色光华蓦地亮起,旋即没入她的身体,女人的呼吸立即平稳下来,也不往外咳血了。

    那个当丈夫的也被她勒令面朝外,听着没了咳血的声音。有些担心,回头一看老婆一动不动,立即脸露凄色,刚要张嘴大嚎,慕容纤纤连忙喝道:止住!你老婆没死呢。

    男人疑惑地伸手在老婆的鼻子下面试了一下,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真的活过来了!真的不吐血了!警察同志,谢谢你!

    男人激动万分,就差叩头了。

    行了。行了,等一个小时之后,给她灌几口冰水。就可以醒过来了。慕容纤纤吩咐完后就连忙去看另一个重伤员这一个简单多了,下针之后,出血立止。

    警察同志,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医术这么好?一个旁观者好奇地问道。

    我是法医。慕容纤纤干巴巴地回答。

    闻者顿时一脸的黑线。

    好一会儿,那位提问的很是悻悻地道:这还有天理吗?您这一身医术,用在活人身上可比用在在死人身上有价值多了。

    见慕容纤纤不理他,只好闭嘴闪人。

    看不出你竟然有一身好医术。

    在救治了最后一名伤员后,慕容纤纤回到车上舀水洗手,骆天有几分惊讶地看着她。

    那有什么?习武的人不是都会几手医术吗?慕容纤纤淡淡地道。

    也就是一些粗浅的正骨之术。和你刚才的本事没法相提并论。骆天很认真的道。

    小技罢了。快开车吧,我可不想跟警察解释我是哪个局子里的警察。

    慕容纤纤道,后面已经响起了警笛声,110和120几乎同时来到,骆天也不愿意麻烦,连忙驱车离开。至于闻讯来到事故现场的记者们如何寻找那位医术超绝的‘警察’,那就不关她们的事情了。

    经过这一场意外之后,那个骆天倒是好话多了,慕容纤纤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不时和他聊起一些关于练武的事情,倒也不觉得时间难过。

    骆家在宁波也是一个大家族,三个小时之后,车子下了高速公路,进入宁波地界,骆天驾着车,也不进入宁波市中心地带,直接朝着南郊而去,半个小时之后,公路两旁的风景渐渐清幽了起来,有着山陵起伏和郁郁树木。

    汽车驶上了一个坡道,转过几个弯路之后,停在了一处空地上。

    ********************************************************************